图片 3

长飞光纤光缆股价的过山车,背后却是产业的大博弈

2019年中国移动光缆集采第一标,出现了价格雪崩,光纤价腰斩,近几年最惨烈价格战打响。这并不是一场意外,更不是一家企业或者一方力量促成的结果,而是多种因素“合谋”下的失控。

光纤光缆行业景气度持续中国移动启动2018年普通光缆产品集中采购项目(第一批次),预估采购规模约为359.3万皮长公里(折合1.1亿芯公里),较2016年中国移动第一批次招标同比增长80%。

长飞光纤光缆股价的过山车,背后却是产业的大博弈来自智通财经app的原创专栏图片 1

图片 2

   
今年以来,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分别进行普缆招标,中国移动公布的2016年普通光缆产品集采(第二批次)中标结果可以看到,集采规模约为237.96万皮长公里,折合6760.49万芯公里,而中国联通2017-2018年光缆集中采购项目中标结果已经出炉,集采总规模约为5830万芯公里光缆。叠加此次中国移动2018年第一批次的普缆招标,我们预计,光纤光缆将持续维持高位需求。

长飞光纤光缆股价的过山车,背后却是产业的大博弈。仅随美国康宁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光纤光缆公司—-长飞光纤光缆在3月24日公布了16年全年业绩,营收增长20%达到81亿,净利润增长23%达到7亿,动态PE6.8。

3月12日,中国移动发布了2019年普通光缆产品集采中标公告,此次采购规模约331.20万皮长公里(折合1.05亿芯公里),采购数量和价格都几乎“腰斩”,令市场大跌眼镜。而中国移动的采购历来是光纤光缆行业的重要风向标,这一结果血淋淋的反应了光纤光缆行业目前面临的现状。

    需求端:运营商集采、5G接力叠加海外建设需求 n
从需求来看,目前国内超过80%的光缆需求来自于三大电信运营商,上游客户集中度较高,因此光纤光缆的国内与运营商的项目建设高度相关。2016年三大运营商均加大投资建设光纤网络,中移动主要是固网扩展,电信和联通目前重点是4G
建设。 n
除了三大运营商的资本开支外,在今年三月份,中国广电宣布十三五期间,将与各省网络公司共同完成互联互通平台一、二期规划建设。利用投资驱动互联互通平台建设,计划一、二期项目规划总投资1000亿,其中:一期310亿元,二期690亿元。
n
从过去来看,全球光纤市场保持超过15%的年复合增速,而国内行业增速超过25%。但由于受到光棒产能的制

然而,这样良好的增长和便宜的估值却没能让二级市场买账,在业绩公布后的一周内猛跌近两成。诡异的是,股价大跌企稳后,4月10日又大涨5%。

“中国市场光纤产能是需求的两倍。”某业界人士客观分析了市场需求后透露了这一信息。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光纤的产能在5亿芯公里左右,而实际上的市场需求在2亿多芯公里,产能是需求的两倍。

   
约和光纤光缆需求的提升,整个光纤光缆行业维持量价提升的状态。根据CRU统计,全球光纤光缆2016年总需求为4.25亿芯公里,其中中国占57%。我们预计,今年国内光纤需求可能会超过27000万芯公里,增速接近20%。

智通财经研究发现,股价短时间反复的背后,是市场目前对于光纤光缆今明两年的景气度存在较大分歧。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两倍的说法夸大了事实。“按照实际投产的产能计算,整个中国市场光纤需求大概是2亿多芯公里,过剩的产能差不多在1亿~1.2亿芯公里左右。”某业界大佬认为这一组数据更为接近真实情况。

三大运营商下调资本开支,广电补缺

无论产能是需求的两倍还是1.5倍,中国光纤光缆产能过剩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这种严重的过剩,是导致2019年中国移动光缆集采价格战的最为主要和根本的原因。

从需求端看,在长飞发布业绩之前,三大运营商分别公布了其2016年业绩和今年的资本开支指引,虽然三家在营业收入和经营利润上均实现双升,但随着4G投资高峰期的结束和提速降费的压力下,它们对于资本开支已开始谨慎起来。

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增长及产能过度扩张后,行业面临着产能过剩、需求增长放缓、出货量下滑、运营商压价、竞争恶劣的情况。虽然长期来看,这利好整个行业发展,但短期艰难的现状难以改变,行业估值将受到压制。

中移动2017年资本开支预期为1760亿元,同比下降6%;电信资本开支预期为890亿元,同比下降8.1%;联通的资本开支下滑最大,由16年的721亿到17年预计为450亿元,下降足有37.6%。总体算下来,今年三大运营商资本开支将减少462.1亿元,同比降幅为13%,小于2016年19%下滑幅度。

国内光纤光缆行业目前已经形成了包括光棒制造、光纤拉丝和光缆制造等环节的完整产业链体系,在全球市场也具有领先地位。但是光纤光缆行业有一个最为致命的问题就是下游客户过于集中,行业的客户主要为三大运营商、政府及部分互联网企业。其中,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光纤光缆需求量占国内总需求的80%左右。因此,运营商需求对光纤光缆行业有重大影响。这就导致行业一方面周期性很强,需求随着运营商的网络建设情况而波动;另一方面是由于过度依赖三大运营商而没有定价权,三大运营商永远处于强势地位,这次的中国移动集采降价就是最直接的体现。而且由于光纤拉丝及光缆制造壁垒相对较低,国内光纤光缆企业总数已达150家以上,运营商有充分的选择空间,因此光纤光缆厂商被运营商压制的情况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从中国移动的资本开支具体结构看也是总体对光纤需求不利,有线宽带由255亿下降47%到135亿,传输网由369亿上升4.9%到387亿。

从量来看,参考中国移动历史集采情况,2017年共集采1.77亿芯公里;2018年半年需求就有1.1亿芯公里,而本次中移动集采的规模约1.05亿芯公里,需要注意的是这一规模是整个2019年的用量,相比17年和18年的集采量,中移动2019年光纤需求大幅下滑50%。

图片 3

实际上整个光纤光缆市场经过2016年和2017年两位数的增长以后,2018年增速已经明显放缓仅为4%。在“宽带中国”和“光进铜退”政策的指导下,自2015年起我国大力建设家庭宽带光纤接入网,由此带来我国光纤光缆产业的黄金三年,2016年和2017年行业高增长的原因也在于此。而截止2018年4月我国光纤覆盖率达到
87.5%,未来渗透空间已经不大。由此,未来光纤需求的增量主要看5G建设了。

不过,在三家运营商下调开支的同时,半路杀来的广电带来的光纤需求却多多少少填上了坑:广电互联互通项目千亿投资,包含一期(总分平台建设和
2000万户宽带化改造)310亿元,二期(扩容和 1亿用户的宽带化改造)690亿元。

但是,由于我国在4G时期承载网的光纤铺设已经比较饱和,5G时期的增量需求并没有想象的多。CRU
预计至2021年全球及中国光缆需求量将分别达到6.17亿芯公里和 3.55
亿芯公里,是 4G 的 3-4
倍。虽然绝对需求还有增长,但是整体5G需求只有年均复合5%的增长,已经无法再实现16年和17年两位数的增速。

联通集采价格未明显上浮,还看移动集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