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直升机救援网络建立难的原因

探析直升机救援网络建立难的原因之二

  整理《保险中介》杂志记者 | 周发兵

摘要:
灾区气象和地形复杂,即使是最先进装备,如何有效使用也成为对专业军人的极大考验。图为向灾区空投帐篷。..救灾中的新型军事装备不是万能的(图)灾区气象和地形复杂,即使是最先进装备,如何有效使用也成为对专业军人的极大考验。图为向灾区空投帐篷。汶川抗震救灾启示录汶川大地震发生至今已19天,我们为每天发生的生命奇迹、救援事迹、人间真爱所感动着,也在不断地思考着:灾难留给我们的还有些什么?举国大救援中有哪些值得总结的经验?今天,本报刊出《汶川抗震救灾启示录》,希望和读者一起来思考。直升机、冲锋舟、生命探测仪、软管内窥镜……破拆的、运输的、通讯的、指挥的……在汶川大地震一线抢险救援中,各种军用装备和救援设备被密集投入,这从一个重要方面充分印证了此次抗震救灾工作的超级难度。但是,面对超大范围的灾害现场、恶劣的气候、复杂的地理环境,这些“超级装备”的效用受到了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制约;在严酷的大自然面前,任何高精尖设备也显得苍白。抵抗巨大灾害,让更多的生命更早地获救,从技术装备的角度来看,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时间因素、地理因素、气象因素……各种因素复合叠加在一起,无比复杂。军事装备投入救灾,绝不是人们想象中手到擒来的“万能钥匙”按照国家有关标准,地方救援专用装备大致包括交通装备、通讯装备(包括可国内直拨、发传真普通电话、移动电话、海事卫星电话等)、摄录像器材和其他办公设备(如台式微机、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和传真机以及全球定位系统等)。但是汶川地震的情况,这些配备远远不够。地震发生伊始,大批军事装备和专用救援设备被源源不断地投入使用,伊尔76运输机、冲锋舟、米-171直升机、黑鹰直升机、野战通讯器材、漕渡门桥、野战炊事车、卫星通讯指挥车、野战帐篷……还有生命探测仪、救援犬、液压气垫、液压千斤顶、软管内窥镜、二氧化碳探测仪……在普通人的耳朵里,有些设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一流的救援设备,不怕死的精神,加上一流的技术,是这次汶川救援的突出特征。而军用装备的参与,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中央电视台军事部记者伍辉,从汶川地震发生之日起到5月20日,一直在救灾第一线进行报道,对这次军队救援工作有着通观的视角,而13年的相关工作经验又显然使她在军用装备方面,有着专家级的评判力。直升机在救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很多情况下都已经超过了性能极限强震发生后,震区大部分道路全部被破坏阻断。很多受灾地区人员和普通设备难以到达,于是直升机成为至关重要的角色。“整个救援过程,是一次水陆空三路共同施展的过程。”都江堰到映秀的陆路40多公里,213国道的损毁,使得陆路运输无法进行,徒步大概需要四五个小时。而通过紫坪铺水库可以直接到达距离映秀只有4公里的阿坝铝厂——冲锋舟派上了用场,水路25公里,40分钟就可以达到。但是,它的运输量太小,每次只能运送10个人。这样的情况下,门桥的搭建发挥了作用,尽管它的时速只有5公里,但一次60到80吨的运输量,一天可以运输五六百吨物资,大型工程设备、大批物资也能运过去了。伍辉感慨道:“我也听到一些所谓设备‘有劲使不上’的说法。你如果到现场去看,就会知道,所有装备、设备的投入都是当时当地的所需,数量之大、种类之多,前所未有;而且,所有投入使用的装备、设备,功能功效都被发挥到了极致,甚至超量地运转。我们只能说,军用装备在汶川地震中是受到了自然条件的制约,面对大自然,不可能有某种机械是万能的!”设备精良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技术过硬同时具有钢铁般意志的人员来大胆自如地运用它们伍辉还对记者谈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地震后的云底高度(云层底部距离地面的距离)只有100米,而当地的高压线却架在200米高处;当时的能见度只有1.5公里;天一直还在下着雨。“直升机的飞行要求很特殊,恶劣的条件下,穿谷而行、高压线、侧风、强对流天气,直升机的飞行,简直就是死路一条,平时情况下,根本不可能飞。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成都军区陆航团就派出了两个架次的直升机。伍辉说,参加这次飞行任务的,都是已经有相当级别的指挥官,只有他们才是技术最过硬的。国际同行后来一直在评价说,中国的这些飞行员实在了不起,换做他们,绝对不敢飞!“你有再多、再好的设备,没有具备先进操作技术和经验的人,也没有用。”最优秀的直升机也要考虑“能不能飞、敢不敢飞”千军万马奔灾区难在何处
幸存者搜索、医疗急救、基础设施恢复、卫生防疫、物资抢运,地震发生后,一道接一道的救援工作几乎同时展开,如何平滑衔接,比平时增加了不小的难度。解放军、武警官兵、医疗队、志愿者,千军万马开进前线,如何科学统筹,也是救援工作中的一个大问题。正如外电指出的,救灾最难的“其实是如何有条不紊地一件事一件事地做好”。当灾区各级机关组织受到灾害袭击,公共服务职能相继失效的时候,众多政府部门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启动应急预案至为重要5月15日,已成为废墟的北川县委办公大楼。17时13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终于被沈阳消防和成都武警联合解救。此时,距地震发生已经接近75个小时;三天之前,五层高的北川县委办公大楼瞬间整体坍塌,张周凯和数十名同事被压在了废墟中。“北川县一大批领导干部在此次地震中下落不明……”北川县县长经大忠说。5月26日,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彭德秋透露,汶川地震已经导致四川700多名领导干部死亡,其中500多位是乡镇和县级系统干部,里面有两位副县长。同时,灾区大量人口的伤亡和迁移,对各级组织产生了巨大冲击,原来的组织体系或被破坏,或失去了正常运行的能力。民政部、卫生部、交通运输部、工业化和信息部、公安部、铁道部、国土资源部、民航总局、国家电网……12日当天,几乎所有的政府相关部门都在第一时间启动了应急预案。此时,距离3月中旬开始的大部制改革尚不足两个月。同样启动应急预案的还有人民解放军。地震后18分钟,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发出了一份地震情况通报。救灾反应时间并非是浪费,进行有效部署才能避免人力和资源的无效投入,但这个时间应该尽可能短。尽管如此,关注灾情的人们仍然疑惑:为什么解放军在地震发生3小时后才派直升机前往灾区而不是“第一时间”?实际上,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并不表示救援力量“第一时间”在灾区显现。无论是民政部的四级应急预案还是解放军的应急预案,需要进行的第一步工作都是灾情评估。灾情评估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启动动用军队的程序。由地方政府向中央政府请求军队支持,地方政府没有动用军队的权力。中央政府向军队下达指令之后,军队内部首先是应急指挥部对灾区地形进行分析,下达直升机救援指令后,也需要一个准备过程……所有这些都需要正常的反应时间。汶川地震发生一周后,英国《金融时报》刊文表示:大规模的救灾努力以及中国政府在应对灾难过程中显现的透明度,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赏。受灾群众瞬间一无所有,物资如何应需灵活调配,体现着救援者的智慧。而空前的投入规模,则更多地考验抗灾机制的顺畅5月22日,四川绵竹地震灾区齐天镇双林村。晚上8点半,天色开始转黑。村民张德文家的院子里堆放着准备发放的救灾物资:火腿肠、午餐肉、大蒜、饼干、奶粉、健力宝饮料、拖鞋、童鞋、手套……由于这次救灾物资有限,村民们决定将救灾物品分堆后,用抓阄儿的方式分配。给物品分堆的时候,嘴馋的孩子忍不住伸手去摸火腿肠,立刻被大人训了一顿。与此同时,一些网络论坛上却开始出“救灾物资在某些单位被封存”的传闻。一边是无法在第一时间获得充足物资的受灾群众,另一边是部分被暂时入库的救灾物资,这又是什么原因呢?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王行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捐赠物资不统一,如社会捐赠物资有一部分不是紧急需求的,所以捐赠物资要分阶段使用。”“我们要解决的有短期需求,也有长期需求,因为资金使用会有一个滞后期,比如为了安全,永久性的建筑应该是在一年到两年之后,所以对于这部分资金我们目前是先把规划做好。”王行最说。物资的发放也是严格的统筹难题,必须考虑到长期性和普及性灾区急需物品的信息不断通过电视、广播、电话、网络等各种官方和民间渠道向外传递;来自政府、军队、民间组织甚至公民个人的救灾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灾区。然而,地形复杂余震不断,通信仍未完全畅通,双方供求信息的对接难免出现障碍,而灾区所急需的物品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的捐赠情况不断发生变化。从15日到19日,记者几次拨打四川省驻京办事处接受物资捐赠的热线电话,灾区急需的物品除了帐篷、药品等始终缺乏之外,又增加了奶粉、妇女用品……物资的空间大调配则是另一个难题。灾后十天,灾区最缺的是帐篷;灾后十五天,灾区最缺的还是帐篷;灾后二十天,灾区最缺的仍然是帐篷。中国红十字会目前只有六个区域性的备灾中心,储备的帐篷大概18000多顶,已全部调出。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江亦曼说:“无论从我们仓库的数量,从我们仓库储存的救灾物资来看,确实,我们的量远远不能适应灾区人民的需求。”国际红十字联合会发出的10万顶帐篷的呼吁后,伊朗的红新月会立即表示,他们的库房里现在就有10万顶帐篷,是不是可以全部调给中国红十字会?“与其他国家的储备能力相比,(我们的)太单薄了。”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人,但每一个人都未必能出现在最合适的地方。这时,更需要综合指挥部门运筹帷幄,完成这项超级复杂的任务由于对巨大地震灾害缺乏应对经验,统筹调配的困难也同样发生在人员调配上。这个问题首先反映在与国际救援力量的信息沟通不足。比如千里火速来支援的日本救援队伍,最擅长都市救生,但一开始被安排在了灾情比较严重的山区青川县。而后,由于道路被毁,他们又花费4个小时,徒步20公里转移到都江堰实施救援。为保障物资抢运分发的人员调配同样是个难题。一些灾区现场的目击者称,很多地方人力不足延缓了救灾物资的分拣和发放:“运到地方,找不到人卸货。”“东西没人分类,吃的和衣服都堆在一起。”江亦曼说:“特别是刚开始,我们还没有经验的情况下,我们的热线电话全都是靠我们的志愿者去接,我们接收捐款,也全都是靠志愿者……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现在给我们帮助工作的志愿者,将近上千人。”救灾人员必须具备高度的专业素质,否则反而会成为救援的障碍。在地震发生后的最初几天,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志愿者们立刻涌向灾区。在为人们满腔热血和拳拳之心感动的同时,团中央青年志愿者工作部部长王雪峰坦言:“目前这个阶段,挽救生命、救治伤员是第一位的,需要解放军、武警官兵和专业人士为主体的救援人员,希望志愿者不要盲目、随意地前往灾区”。
公安部消防局抗震救灾前线总指挥郭铁男说:“你需要调动大批人员,但不能光看人数,要看来的人的能力和质量,否则来再多的人也没用。”一份四川“8点户外”协会在全国范围内征集志愿者赶赴灾区的帖子,应者云集。然而在过千报名者中,只有8人符合条件。在拥挤和危险的灾害现场,一旦“盲目救援者”成为救援对象,不仅宝贵的专业救援力量会出现“非有效性救援减损”,更会耗费救援的“机会成本”。
有专家认为:妥善组织各种人力资源,科学协调一道道救灾程序,进一步提高应对灾害的“软实力”,我们需要破解的难题依然很多。

臆想依赖军用直升机来解决地方社会对直升机救援的需求

  第一反应

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全军调派了90架直升机参与地方救援;民航也调派了30架直升机参加救援。因此许多地方省市的政府得出这样的认识结论:即直升机救援是军队的事,是国家的事,不是省市一级政府能解决的事;自己所在省市正好又有军用直升机部队驻防,一旦有事可以向军队求援,就可满足本地方社会对直升机救援的需求。本文针对此臆想,探析“依赖军用直升机来解决地方社会对直升机救援需求”的可行性。

  芦山地震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上任以来遭遇的第一场重大自然灾害。它发生于新一届政府运行仅仅35天后。里氏7级强震摧毁了芦山县和宝兴县众多民宅以及电力、通讯、路桥等重要基础设施。

一、军用直升机参与地方救援的前提与各类“灾害的规模等级”有关,与针对救援组织部属的规格有关

  芦山地震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第一时间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把抢救生命作为首要任务”。

拿2008年“汶川大地震”来说,是全军统一部署参与地方救援,此种案例仅有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是全军统一部署参与地方救援。这两次“灾害的规模等级”惊人,损失巨大,都震惊了世界。针对这两次灾害的救援组织,是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统一部署的,是属于举国投入的重大救援行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赶到四川指导抗震救灾工作,并于地震发生的8个多小时后即乘直升机进入了震中灾区。李克强强调,救助力量应大于灾害力量,这样才能尽可能减少损失。他要求救灾人员要挨户敲门排查。

而比这两次“灾害的规模等级”略低一级的灾害,如“河北邢台地震”、“辽宁海城地震”、“86年东北林场火灾”、“98年抗洪”、“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泥石流”等等,其救援的组织,均是在大区一级单位为主部署展开,不足部分就近调配支援。

  中国地震台网自动测定地震发生13分钟后,中国地震局开始发布正式地震速报信息,17分钟后启动最高级别的地震应急Ⅰ级响应,立即组织专家会商震情。

再就是年度性的灾害“风灾”、“水灾”等,军用直升机就很少参加救援行动了。一般海上与陆上的交通事故和应急概念的突发事故等,这些救援行动,军用直升机就更少参加。

  地震发生后的1小时内,国家减灾委、民政部亦紧急启动最高级别的应急响应,救灾指挥系统各相关部门全部到位。民政部连同八个部门的工作组紧急准备赶赴灾区。

二、军用直升机参与地方救援的前提与部队现有装备的救援能力有关,与部队救援力量的训练保持水平有关

  4月20日8时02分芦山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和军队迅速启动应急响应。

一是并非所有的军用直升机均可以参与地方救援。军用直升机的专业分类相当繁多,可执行地方救援任务种类的军用直升机,其机型和数量有限。

  地震发生18分钟后,成都军区开始进行救援动员。其后10分钟,四川武警部队亦开始准备救援行动。

二是参加救援的军用直升机并不是所有的救援任务均能执行。即便军队派出直升机是可执行救援任务种类的机型,该机所配置的机载设备的能力,未必全符合“救援地区”的通讯导航、气象和地理条件限制。加之直升机“腿短”的特性,一般都是区域部署,区域使用,若想跨区域使用就要受到许多限制。

  地震发生28分钟后,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进入战时值班状态,密切监测灾区用户机使用情况。9点整,解放军总参谋部北斗卫星导航定位总站召开会议,安排部署抗震救灾应急保障任务。

三是参加救援的军用直升机来自全国各地区,各自所在地区的飞行救援科目训练相对固定,一旦变更训练区域和训练科目,其机组飞行与救援训练的“原有水平”,未必胜任执行“救援地区”的飞行救援要求,这已在汶川使用直升机救援行动中得到证明。

  震后的9时18分,成都军区所属直升机从夹江起飞;一支2000人的救援队伍紧急赶赴灾区。

三、军用直升机参与地方救援,不等于军用直升机可满足地方社会对直升机救援的“保障性”和“常规性”需求

  此次地震发生约2个小时后,地震震中芦山县城区出现低空盘旋的军方救援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