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静县为65位农民工追讨薪资240余万元

在开往长海县的客船上,操着南腔北调的农民工占了大多数,他们是被吸引上岛打工的,这几天上岛打工的农民工潮持续“高温”———这是日前本报记者新农村报道小组赶赴长海县时看到的情景。据了解,长海县的发展需要大量外来劳务工,而今年大量农民工涌入偏远小岛的喜人现象,是由于该县善待外来农民工引发的“光环效应”。
在大长山岛镇的塞里村,来自内蒙古的农民工宫河德正忙着整理台筏。他告诉记者,自己来这里打工已是第三个年头了,因为这里工资高还不拖欠,一年能拿回家1.5万元不成问题。“在这里打工根本不用操心工资的事儿,今年我又带了三个小老乡一同过来。”面孔黝黑的殷志静是獐子岛镇海上作业队的一位小队长,来自农村的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现在年薪竟然能拿到了7万元,现在他已经把全家都搬到了岛上。
“年初说大话,年中说小话,年终不说话”———这句话是原先用来形容岛上雇用农民工的老板。意思是老板在年初给农民工许诺的工资高,是为“说大话”,到了年中时没兑现,只好说“小话”挽留农民工,到了年终拖欠工资便换手机号躲起来“不说话”了。政府信访办是一个反映民情的“晴雨表”。该县信访办主任林克彬向记者介绍说,以往每年年初一至三月都是农民工“上访要工钱”的集中时段,去年年初他接待农民工上访时,有的人干脆背着行李包堵在信访办门前,有的下跪求他“帮要工钱”。“外来农民工铺水盖浪为长海县的发展作了贡献,然而辛苦一年却空手而回,当时这让我们既心酸又无奈。”林主任介绍说。然而到了今年年初,因拖欠工资而上访的农民工已经一个没有了。
长海县“不拖欠农民工工资”何以成为现实呢?县里某酒店用口头许诺方式招收外来农民工,然后在农民工工作一段时间后,采取种种方式,迫使他们离开并拒付工钱。长海县委、县政府接到举报后,马上召开了专题会议,专门成立了以县民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县信访办和县劳动监察大队为成员单位的调查小组,经过4次与该酒店负责人沟通和采取有效措施,终于为农民工作了主。紧接着,他们专门开展“用工秩序整顿行动”,通过给“黑”企业办营业执照、用工必须签劳动合同等“猛药”,从源头上防止了拖欠工资现象的出现。
“没有外来劳动力的辛苦工作,就不可能有岛上经济快速发展。”地处特殊地理位置的长海县人,逐渐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去年,长海县实现了人均纯收入过万元,农民工的工资和地位也实现了“水涨船高”。来自朝阳的农民工杨景申告诉记者,自己来岛上打工3年多了,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了当地人的尊重,现在不必担心工资不兑现和受歧视,“干活儿越来越顺心”。

(通讯员 李坤华
张崇静)“我们的辛苦钱被拖欠好几个月,现今终于拿到了工资,多亏了你们的帮助啊!”农民工洪某拿到拖欠的工资后,高兴地对劳动监察人员说。

这个冬天虽然是寒冷的,但对于刚刚踏上返乡路的64名农民工来说却是温暖的。记者在和静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了解到,12月18日,和静县公安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信访局成立拖欠农民工工资及劳动用工大排查行动领导小组,针对建设领域拖欠农民工工资较为突出等问题,联合开展春节前拖欠农民工工资及劳动用工大排查行动。为65名农民工追讨拖欠工资240余万元,并及时分发放到当事人手中。

据了解,12月27日上午,洪某等人“抱团”向福海县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投诉,反映7位农民工在江苏南通大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福海监狱项目工程上务工,工期结束后未兑现工资,涉及金额巨大,几经协商未果。

在熙熙攘攘的和静火车站,准备返乡的四川籍农民工王小虎高兴地告诉记者:“自己是春天跟着老乡来和静的一处建筑工地打工的,说好了一个月1800元,活干完了,老板却不认账了,手里连白条也没有,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跟着同乡到公安局报案,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问题,政府不但给我要回了拖欠的工资,民政局还给我们买了返程的车票呢。”

接投诉后,县劳动监察大队立即组成调查组,深入建筑工地进行调查,及时向工地负责人、工头等相关人员了解详情。经调查,该公司违法行为属实,责令其限时清欠所有工资款。

在车站护送农民工上车的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说,“接到报案后,我们迅速核实,积极与承建单位及施工单位负责人取得联系,对他们进行法律法规知识教育,现在问题解决了,我们也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