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南方航空拟收购圆通速递不超过15%股权

图片 1

此前互为上下游的航空公司和快递企业,正在向各自领域渗透,而这种“天地”间竞争也给快递物流市场带来一场混战。

南方航空拟收购圆通速递不超过15%的股权,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证实,双方仍在洽谈当中,兴业证券投行部门参与了交易操作,但收购金额尚未确定。

南方航空拟收购圆通速递不超过15%股权。南方航空收购圆通速递15%股份的传闻,尽管圆通速递总裁相峰9月22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无任何确凿信息披露,但记者从其他不愿具名的圆通高管处获得证实,圆通确实在与南方航空洽谈股权合作。而另一非常接近圆通的业内人士则透露,经半年多的洽谈,双方的合作已经基本确定。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天从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了解到,公司正在整合旗下的航空货运公司与物流公司,希望由传统的航空货运向现代物流商转型。与此同时,民营快递巨头圆通速递,则在申请筹建自己的航空公司,希望引进自有全货机进行包裹递送。

记者就此消息向圆通速递总裁相峰求证,他表示“无确凿消息,无法就此发表评论”。南方航空董秘谢兵一直未予回复。

对此,南方航空方面也不愿就此事予以回应。

“由于联邦快递等运送的多为高附加值物品,价格和利润率就要比普通货运高得多。”一家航空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国内的航空货运公司要想发展,除了扩大规模和布局网络,延伸地面等产业链才可能有出路。

“去年顺丰融资的市盈率约为25倍,联邦快递等其它国际可比公司的市盈率在15至20倍之间。加上目前航空货运市场供大于求,不会给出更高的价格,市盈率最多20倍。”一位上海交通行业券商研究员表示。他认为,目前货运收入只占到南航5%左右,这桩收购对南航的业绩贡献不会很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从另一可靠信源获悉,在南方航空之前,圆通还曾与东方航空就股权合作进行过谈判,但最终因为控股权等问题的分歧而告吹。

航企延伸货运产业链

“拥有更多航空货运资源”一直是圆通速递近些年的梦想,相峰曾在2014年“达沃斯”论坛上表示,没有飞机的快递公司不是真正的快递公司,圆通速递进入航空领域才算真正走向快递。

在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华东分会秘书长王磊看来,航空公司与快递携手是强强联手,能够形成产业航母。中国速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亦认为双方的牵手是一种共赢,南航得到更多货源而圆通获得更多航线保障,有利于其上市前的造势。徐勇认为产业上下游相互融合的趋势明显,预计类似的股权合作会在其他航空公司和快递公司身上再度发生。

除了传统的客运运输业务,东航的另一主要收入来源是旗下的航空货运公司中国货运航空有限公司,而相比于中货航,物流板块的载体上海东方远航物流公司此前并不为外界所熟知。

今年7月17号,民航局华北局初审同意杭州圆通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圆通货运”)成立。圆通货运注册资本4亿元,由上海圆通蛟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蛟龙投资”)、喻渭蛟和张小娟共同出资。

两大航先后密会圆通

目前,东方远航由东航控股,出资比例为69.3%,中远集团占29.7%的股份,中货航则占剩余的1%股份。不过,根据东航最新的计划,将推动中货航和东方远航两家公司的合并重组,其中,东方远航将作为中货航的母公司,而中远集团则将从东方远航退出。

据民航局公告,圆通货运主要经营国内、国际航空货邮运输业务,公司拟使用B737-300或400型全货机。目前上海蛟龙投资已招聘10个飞行员,包括5名机长。圆通速递曾公开表示,拟分10年完成55亿元的投资,在未来3年内,实现拥有15架自有飞机的机队规模。但进入航空领域并非易事,航空属于重资产,需要巨额投资;航空也需要更专业的知识和经验。

9月19日,南航收购圆通速递15%股份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指双方仍在洽谈当中,兴业证券投行部门参与了交易操作,但收购金额尚未确定。

“预计整合工作最快在明年一季度完成,未来东航的货运板块要走‘天地合一’的路子,向价值链的两端延伸,做大空地联运,并大力发展快件运输,提供‘端到端、门到门’的服务。”东航一位管理层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东航已经取得了快递经营资质,希望发展邮件、特货等高附加值运输业务,而就在最近,公司还尝试推出了限时门到门产品,专注50公斤以上的门到门服务,24小时送达全国35个一线城市。

南航和圆通速递合作已久。从2011年双方就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在全国10个站点开展空运业务合作。2012年双方又举行战略合作项目推进会,加深了华北、华南和华东三大区域的合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南航与圆通的洽谈,始于今年年初,双方经过半年多的洽谈目前已经基本确定,而关于合作细节各方口风很紧。令人意外的是,南方航空并非圆通速递股权谈判的唯一对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可靠信源向记者透露,在接触南航之前,东航早于2013年下半年就曾与圆通秘密约会许久。

“运输业务是整个物流供应链业务微笑曲线的最底端,投入最大,利润率最低,航空公司要想办法向曲线的两端发展,要么具备设计供应链解决方案的能力,要么向企业提供全程物流。”平安证券分析师孙超对记者指出,比如尽管目前全球航空货运不景气,但既拥有自有货机,又拥有门到门递送网络的联邦快递、UPS等公司,依然取得了不错的盈利。

一位曾服务于南航货运部的人士分析,对圆通速递而言,目前缺乏的是飞行技术和航空管理经验,而南航需要借助圆通速递的货量,提高货运收入,如果合作成功对双方均是利好。不过圆通速递的货量更多依赖网购需求,而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企业已在全国四处布局仓库,使得仓储前移,对不同品类的备货能力增强,货运对航空运输的依赖也在减弱。另外,南航是典型的国企文化,圆通速递是强势的民企,前南航货运部人士担心双方会发生激烈的文化冲突。

东航和南航之所以积极接洽圆通,是因为三年前国资委曾向国航、南航和东航三大国有航空公司提出,可以与几大民营快递进行整合,打造像美国联邦快递、UPS一样的拥有强大网络的快递巨头。

除了东航,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也在酝酿介入下游,延伸航空货运产业链。目前,南航是三大国有航空企业中唯一没有独立航空货运公司的,货运业务主要由货运部来运营。

当时,东航响应得最积极。一方面因为东航亏损多年,急寻重焕新生的模式,另一方面掌舵人刘绍勇对航空向物流延伸一直有自己的想法,后来该想法形成了东航货运“天地合一”战略,即将东远物流、东航运输、东航快递整合到中货航大旗下,打通“全流程”通路,不仅提供航空货物的运输服务,还计划与原材料制造商、分销商、消费者以及其他运输提供商等进行协同合作。

南航一位高层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希望成立独立的物流公司,在南航各地分公司配备货运车辆,并整合目前的航空货运业务,打造航空货运和地面物流的全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