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旅游业亟待肃清行规 破除恶性竞争顽疾健康发展

图片 1要禁止低价游、强制购物等旅游乱象发生,必须从根源上改变整个行业体系和薪酬规则
视觉中国图

不久前,国家旅游局在整治“不合理低价游”情况通报会上,就涉嫌“不合理低价游”产品点名批评途牛、同程、携程等9家旅游企业。截至目前,被点名的旅游企业已下架相关产品800多条。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国家旅游局第一次向低价游发难。去年6月起,全国旅游、公安、工商管理部门就开始联合行动进行了一场大范围的不合理低价整治行动。而在去年4月,同程、途牛被指低价揽客,被江苏省旅游局等部门约谈。然而,不合理低价游仍然屡禁不止,这也令外界好奇,到底是谁在推动旅游企业铤而走险?这场近30年的“官查商撤”的游击战里,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这场长达数十年的沉疴能否在新一轮的整治中终结?

  由于恶性竞争争抢客源,旅行社的报价与成本价之间的差距大大缩小,利润空间非常小,所以不给导游发工资甚至还有的要求导游交团费,这就把导游的这部分工资成本转嫁给了游客,所以价格低的团就会存在购物要求。在旅游中安排强制购物是旅行社无序竞争的结果,它严重影响了旅游地的形象,最终损害了旅游业的健康发展。

谁挖了低价游“陷阱”

已成30年顽疾

  香港导游强制游客购物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香港旅游业协会也开始严查此事。通过旅行社报团旅游的人都感受,在旅游过程中导游多会安排购物环节,但许多游客并不喜欢购物,针对这种情况素质高的导游不会有激烈反应。但大多数游客表示,许多导游对于他们不购物的行为会表现出不友好。

各大在线旅游商以自我亏损为代价大打价格战,当报价低到一定程度时,导游、司机等从业者就难以维系生计,于是,强制购物、增加自费项目等成为一线旅游从业者的收入来源

近30年间,国家旅游局将“不合理低价游”视为顽疾屡次整治,几乎每年工作会议上都会提出要整治旅游市场秩序,纵观之下,每一次整治,似乎都得到了相关企业的积极回应,然而,问题仍然存在。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旅游中安排强制购物是旅行社无序竞争的结果,它严重影响了旅游地的形象,最终损害了旅游业的健康发展。

在一辆旅游大巴车上,导游拿着话筒喊话,要求在座游客必须到购物店购买翡翠,不要把钱带回家,留在当地才是最佳选择。

究其原因,一个旅游团成行,包含着组团社、地接社、导游、司机、酒店、购物点、景点等。其中,组团社负责招揽客人,与游客签订旅游合同;地接社整合当地酒店、餐厅、司机、景区、购物点等资源,负责游客行程中的具体事务。不过,在这个互联网大融合时代,组团社和地接社之间的界限并不会那么分明。比如主要做批发的组团社开始做线上个人业务;而线上旅游网站,也在购买地接社资源,不断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努力降低中间成本。

  无序竞争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价格战”,如今旅行社四处林立竞争更加激烈,为了揽客许多旅行社纷纷推出超低价格的线路,这些线路的报价基本等于成本价格。以北京—海南游为例,淡季团费最低时达到2000元,我们知道北京到海南的机票来回价格就算三折也得1200元,加上住宿三晚和吃饭,2000元的团费基本上是和成本持平。

这是发生在云南的一幕,这段视频近期已经被刷屏,而这种现象屡有发生。

“这种利益链条非常顽固。”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员杨彦锋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一般的旅行社组团社或者是零售,通常在客源地当地报一个明显的底价,再在行程中增加购物、二次景区差价或者是增加演出等等环节以赚取回扣,弥补团费的不足。“可以说,三十多年来已经形成可固化的商业模式。”

  记者在海南旅游时曾听导游诉苦,他们没有工资,完全靠带客人吃海鲜、玩海上项目和购物收取提成养家糊口,如果遇到经济实力比较好的客人他们会主动消费,这样导游自然也就托他们的福多赚一些,要是遇到老人团或者经济实力较差的客人,可以说一趟团下来没有收入甚至还赔钱,导游们纷纷表示他们收入的多少直接由客人的购物多少决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前,国家旅游局在整治“不合理低价游”情况通报会上点名批评途牛、同程、携程、众信、蚂蜂窝、游尾会、驴妈妈、360旅游、芒果旅游网等9家旅游企业。

OTA:大多烧钱至亏损

  途牛旅游网度假产品部总监唐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客源地组团社不付给目的地缔结社任何资金,只输送客源,通过导游向游客增加自费景点和购物点赚取相应的“回扣”和“人头费”,用来填补亏空,实现赢利。而供应商为了保证客源,将大部分营业收入都返还给地接社和导游。

为何导游频繁发生强制购物风波?低价游约谈、通报也并非第一次,难道真的无法杜绝?

诸多事实证明,OTA对于低价游深恶痛绝,但却不得不做,主要是由于OTA之间竞争的存在。携程CEO梁建章曾经表示,要将价格战进行到底,在一年斥资十亿贴钱,将旅游产品的表面价格做低,来吸引游客。与此同时,大多OTA以动辄数千万元至数亿元的成本进行价格战争夺市场份额。部分业者坦言,其实他们并不愿意打价格战,毕竟这样太损伤利益,可是这就像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停止就等于把客源拱手送人。除非所有业者都停止价格战,不然就让各方都“骑虎难下”。

  王琪延表示,由于恶性竞争争抢客源,旅行社的报价与成本价之间的差距大大缩小,利润空间非常小,所以不给导游发工资甚至还有的要求导游交团费,这就把导游的这部分工资成本转嫁给了游客,所以价格低的团就会存在购物要求。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期多方调研采访了解到,低价游的背后其实是旅游产业批零体系运作过程中产品千篇一律,价格敏感度成为最主要衡量标准,而各大在线旅游商则以自我亏损为代价去大打价格战,导致业者们“骑虎难下”。最实际的问题是,当报价低到一定程度时,导游、司机等从业者就难以维系生计,于是,强制购物、增加自费项目等成为一线旅游从业者的收入来源。要禁止低价游、强制购物等旅游乱象发生,必须从根源上改变整个行业体系和薪酬规则,否则依旧会“劣币驱逐良币”,乱象不止。

而事实上,这种“烧钱圈地”的模式除了引发相关部门的禁令外,谁也无法估计会有多少作用,就目前来看仍然“各自为据”的现状,这场持久战并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但是旅游合同当中并不会赤裸裸地写着每人购物多少钱,所以客人购物多少也是碰运气,这也难免许多导游在看到客人不购物时会有所不满。

旅企大战

一位线下旅行社高层曾向笔者透露,说到底,这也只是OTA们的狂欢,在线旅游公司因为背后有投资者或者大部分是上市公司已有融资,因此有实力投入价格战,但大多都是亏损的。旅行社也需要通过OTA渠道售卖产品,但是在线旅游网站对下游供应商的“压榨”越来越狠,与之合作需要支付800万元左右的款项。不仅如此,一些OTA会和供应商签订合同,约定不能强迫客人购买,不能有投诉,如果投诉到了一定的量,OTA会下架相关的产品。但据了解,这种博弈仅存在于大型OTA与供应商之间。如果仅是一家小旅行社,供应商则会变本加厉地要求游客购物,因为这类旅行社没有“博弈”的资本。

  “香港的现状不过是老问题新表现。”王琪延表示。他所说的老问题是指,旅游业管理、从业人员素质、旅游业体制等一系列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个综合治理。首先,从管理体制上看,目前缺少有效监督和标准化管理,这就让旅游质量得不到保证并且产生无序竞争。要加强规范,让从业者无空可钻。

据悉,截至目前9家被点名批评的旅游企业已下架涉嫌“不合理低价游”产品800多个。

零负地接社:没赚钱先贴钱

  其次,从业者的职业道德素质也有待提高。王琪延认为,目前旅游从业者素质普遍还是偏低,在加强业务素质的同时应当注意职业道德素质的提高。避免出现导游说出不购物就不给饭吃、不给安排住宿的话。

“但是真的可以杜绝低价游吗?这在短期内很难!除了批零体系长期的供应关系使得价格成为主要指标之外,这几年各大旅游企业尤其是在线旅游企业都动用了大量资金去补贴,造成表面价格很低,为的就是低价争夺游客,这已经成为常态,携程、途牛、同程旅游等都难以停止。”华美首席知识专家赵焕焱分析。

零负地接社的日子更不好过,以云南为例,部分云南地接旅行社向外省组团旅行社支付的所谓“人头费”,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假设云南地接社A要接待一位外省游客,A社就需要向外省组团社B预先支付3500元,也就是说,还没赚钱,就先“亏”了3500元。

  “为什么现在买彩电不会存在那么多问题,关键问题就是因为生产彩电的企业多并且行业规范十分严格。”王琪延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他分析道,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旅游业也需要公平竞争的环境和严格的行业规范。目前,民营资本和外国资本已经慢慢进入旅游领域,这为各个旅游企业创造了公平竞争的平台,同时我们更需要一套行业规范和有力的执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