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澳大利亚公司建立系统分析实验室

[英国《防务新闻》2005年4月26日报道]波音澳大利亚公司与波音综合防务系统公司合作在澳大利亚建立了最先进的模拟和运行分析设施。这个名为波音澳大利亚系统分析实验室的设施通过”楔尾”波音737机载预警与控制项目进行了升级。波音负责”楔尾”项目的副总裁Gill指出,升级工作包括采办最先进的模拟和分析技术以及驱动高能系统所必须的先进计算机硬件产品。升级后,系统分析实验室将成为全球在结构模拟和运行分析领域最领先的实验室。波音澳大利亚系统分析实验室主管Arnott负责领导这些先进技术的综合工作。Arnott指出,实验室不仅能够模拟高技术军事系统,它还为网络中心结构设计提供强大的支持设备和环境。通过实验室,波音澳大利亚公司及其防务客户能够在先进作战能力和概念、后勤、战斗管理以及成本、能力、风险等关键领域开展研究。实验室将通过采用虚拟环境能够有效地节省经费和人力。

[美国《每日防务》2005年4月26日报道]波音公司在圣路易斯建立了新的高保真虚拟作战中心,工程技术人员可利用该中心进行工程开发实验,机组人员能够提高战区空中作战技能。波音还正在扩展所有设施的建模和模拟能力,使得工作在任何波音设施中的工程师都能够接入到网络。波音负责分析、建模和模拟的副总裁Higgins指出,该虚拟作战中心能够为飞行员提供高保真的F-18、F-15、AV-8或F-22的模拟座舱。虚拟作战中心是一个高保真设施,能够使公司与作战人员紧密合作,了解未来战争的需求。这种虚拟实验对于美国国防部开始进行的军事转型工作来说非常重要。高保真模拟器能够与同样高保真的结构模型进行综合,能够模拟几千个具有独立作战目标的战斗场景,到今年底,作战场景将达到1万个,包括空空和空地作战。同时该中心还是波音网络的一个节点。上世纪90年代,波音创建了名为”实验室网”的高带宽网络,该网络可使公司与全美国不同的实验室进行连接。过去将两个实验室进行连接需耗费1年时间、投入100万美元。而目前一天时间就能够实现两个实验室的互连,波音网络中的任何两个节点都能在1天左右相互连接。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公司的网络使用虚拟作战中心所模拟的战区空中战斗。波音正在与科学应用国际集团共同开发的未来战斗系统项目刚刚建立了一个综合系统(systems-of-systems)综合实验室。该实验室包括将全尺寸虚拟战车组成网络的18个隔舱。实验室能够连接到网络中并可与其他地方的设施进行交互。波音的网络还可以与不同军种的网络进行互连,包括空军的综合协调环境网和国防部的联合防务工程设施网。网络的作用在于将分布在各地的各种专业技术能力和实验室设施都能通过网络在一个虚拟世界中进行交互。就像一架从航母起飞、进入到伊拉克战区的F-18,能够通过无缝网络和多功能自动显示了解战场态势。
波音还在扩展位于空中作战司令部以及联合部队司令部附近的野外办公室的网络能力。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2005年4月20日刊报道]美国防务公司已经将注意力转到网络中心战业务、建立综合中心以及扩充现有的设施方面。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建有计算机战综合网络、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刚刚投入使用了创新中心,波音公司则成立了若干综合中心。建立这些中心对于防务公司争夺网络中心战市场至关重要。诺·格公司负责计算机战综合的主管Shaw指出,这些设施非常必要,展示网络中心战最好的方法就是建模和模拟。这些中心能够提供建模和模拟工具与来自不同传感器、其他中心和战场作战人员的大量输入数据进行综合的能力。洛·马公司综合系统和解决方案部负责国防部系统的副主管Mengucci补充到,这些设施是参与市场竞争所必须的。洛·马在2004年采用这些中心进行水平综合的方式赢得了15个防务合同中的14个,唯一失利的E-10A战斗管理指挥控制开发合同,它由诺·格公司获得。波音负责分析、建模和模拟的副总裁Higgins指出,波音在网络环境中建模和模拟的能力是成为美国陆军价值1250亿美元的未来战斗系统项目主系统综合商的关键。采用虚拟环境开发综合系统要便宜得多。一些防务公司仍继续扩大在网络中心战领域的竞争力。雷声公司预计在今年年底将建成网络综合和实验中心。波音也计划扩大虚拟作战中心的能力,升级后该中心将能够模拟多达2000个空中单元和8000个地面单元参与的战斗。波音还通过综合中心网络建立分布式网络环境中心,首批4个中心将在今年设立,另外4个预计在2006年建成。洛·马公司也计划到2006年将其全球显示网络从目前的23个节点扩展到40个节点。诺·格公司正在增加计算机战综合网络的节点数。Higgins指出,随着工业部门的能力都在不断增加,综合中心能力也许不会成为合同竞争的关键。相反,这些独立的网络未来将达到互操作,实现所有公司间共享。竞争的焦点将是采用这些网络进行应用程序开发,而不是建立这些开发设施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