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报告:中俄只是次要威胁 应彻底取消F-22项目

图片 1

美国智库报告:中俄只是次要威胁 应彻底取消F-22项目

[英国《飞行国际》2007年10月8日报道]
美国陆军计划利用取消波音/西科斯基公司的RAH-66项目所节省的资金采购现货的侦察和通用直升机项目进展并不顺利。

[据英国《飞行国际》2008年4月1日报道]
为了使国防装备采办项目能以更快的进度、更高的质量和更低的成本完成,美国国防部和美军自2001年以来就常常采用基于”现货”(off-the-shelf)的采办思路,即通过大幅度改进一种现成的平台来满足新的或急迫的装备需求。这一思路在军用航空器的采办中体现得尤为明显,美国国防部和美军常常选择现成的商用/民用航空器平台,通过改进使之执行作战空间管理/指挥控制、情报/监视/侦察、空中加油/运输、要人运输等军事任务,一时间,航空装备采办领域简直到了言必称”商用现货”(Commercial
Off-The-Shelf ,COTS)的程度。
但是美国这些年来的采办实践却证明:在进度、质量和项目成本指标方面,基于”现货”的采办项目在多数时候也未必能达标。这方面的反面案例已有不少,例如:美国陆军/美国海军的”空中通用传感器”飞机采办项目,原拟采用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ERJ145支线喷气客机平台,但后来发现该机的有效载荷能力不能满足要求,于2006年终止合同(美国陆军可能在2009年独自重新启动该项目);美国空军的”多传感器指挥与控制飞机”(MC2A,后编号E-10A)采办项目,原拟采用美国波音公司的波音767-400ER平台,但因技术和项目成本等问题,美国国防部在2005年进行的四年度防务评审(其报告于2006年2月发布)中将其”下马”,改为一般的技术开发项目;美国海军的”总统直升机”(VXX,现编号VH-71A)采办项目,基本平台为阿古斯塔-维斯特兰公司的EH-101,但迄今开发费用已显著超支;美国陆军的”武装侦察直升机”(ARH,现编号ARH-70A)采办项目,基本平台为贝尔直升机公司的贝尔-407,目前其进度、质量和项目成本指标都不能满足要求;等等。
虽然基于现货的采办思路在很多时候并没有带来想要的结果,但它依然很”流行”。例如,正在开展全面工程研制的美国海军”多任务海上飞机”(MMA,现编号P-8A)采办项目,基本平台就采用了波音737-800。尽管迄今为止该项目的状态基本”健康”,但美国国防部认为有必要为现在及今后的这类采办项目提供一面”镜子”。为此,它已返聘了国防部前任采办、技术与后勤保障副部长Jacques
Gansler。应现任ATL副部长John Young的委托,Jacques
Gansler正领导着一支特定任务团队,专门研究采用COTS思路的军用航空装备采办项目失败的原因,特别是正在进行全面工程研制的ARH-70A和VH-71A–截至目前,ARH-70A项目的进度已拖后至少1年,机体平台总装地点由原定的加拿大转移到了美国,首架生产型飞机的交付时间推迟到了2009年,单机成本估值已由970万美元上扬到1250万美元;VH-71A项目截至目前的开发费用已达24亿美元,上扬了超过40%。
Jacques
Gansler团队的任务不仅仅是深入研究这些案例,而是审视美国国防部的采办和认证程序中所存在的问题。John
Young要求Jacques
Gansler团队在接下来五个月内完成研究报告,并在布什政府于2009年1月卸任前提出全部的建议。

美国《每日防务》2007年12月11日报道 美国一家观点激进的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最近发表了一份名为《重建美国的军事力量:朝着一种新的改良型国防战略迈进》(Restoring
American Military Power: Toward a New Progressive Defense Strategy for
America)的报告。该中心在报告中提出:美国国防部应取消V-22“鱼鹰”多功能倾转旋翼机、F-22A“猛禽”低可观测性重型多功能战斗机(美国空军)和DDG-1000“朱姆瓦特”级低可观测性大型多功能驱逐舰(美国海军)这三个大型研制与采办项目,以研制和采办CH-53X重型运输直升机取代V-22项目,并把SSN-774“弗吉尼亚”级低可观测性多功能核潜艇(美国海军)每年的采办数量砍到只有1艘(美国海军正计划由现在的每年1艘增加到2艘)。该报告还建议美国陆军替换其“悍马”(HUMVEE)高机动多用途轮式车,并放慢其最大的研制与采办项目--“未来战斗系统”(FCS)的进度。 

贝尔ARH-70A“Arapaho”直升机的开发和初始生产成本由于设计变化提高了50%以上。该机原型为贝尔民用直升机407,通过设计更改增加武装侦察能力。

该报告的核心主张是:美国国防部应该把更多的钱花在军队人员而不是硬件方面,这是对付恐怖分子和所谓的“流氓政权”的威胁所必需的;保持对中国、俄罗斯等美国军事力量潜在竞争者的优势则可以放在次要地位。该报告认为这类大型国防装备研制与采办项目都是冷战思维的产物,并批评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只取消了其中两项(译者注:指美国陆军的“十字军战士”155毫米自行火炮系统项目和RAH-66“科曼奇”低可观测性侦察/攻击直升机项目)。 

3月,由于成本和进度都严重超限,美国陆军命令贝尔公司停止项目活动。5月,美国陆军接受了制造商提交了项目恢复计划。有关项目的详细调整内容仍在商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