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马云“让贤”的意义

原标题:马云“让贤”的意义

图片 1

作者:盈科股权律师吴鹏翼

图片 2

图片 3


美国东部时间 9 月 19 号上午,北京时间夜间,223
岁的纽交所将迎来史上最大的一单
IPO。一家主营业务远在中国的企业将会在这里募集至少 210 亿美元,至多 260
亿美元资金。它的名字将会和 Google、Facebook、Amazon
一起,被视为全球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之一。

“凡理国者,务积于民。”

目录

一、导语

二、上市前阿里的股权结构

三、上市时阿里的VIE组织架构

四、阿里的合伙人制度


36氪在北京、硅谷和纽约团队的也已经准备妥当,共同记录这必将是中国互联网断代史中浓重的一笔。本文是36氪【阿里
IPO
系列报道】的首篇,36氪驻美国作者曾小苏、硅谷特约作者程翰、以及国内作者
Zuo 共同撰写。接下来,36氪将会推出至少五篇深度报道,全景记录此次 IPO。

上至国,下至家,中间是企业。如何做到基业长青,事业传承,一直是社会精英所探索的命题,也一直不断迸发出明亮的火花与巨大的进步。

一、导语

高成长性公司在达到上市标准前可能需经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成长,创始人在此期间为了支撑公司成长往往多次引进机构投资者,相应地其股权需经历多次稀释,进而可能不再是公司的大股东。在此过程中,如果创始人不能控制公司的发展方向、战略、运营模式,该公司可能在机构投资者的怀里夭折。以苹果公司为例,创始人之一的乔布斯曾经因股权被稀释而丢掉苹果公司的控制权。这导致公司经营状况急转直下,最终公司股东又请乔布斯接管处于破产边缘的苹果,这才让苹果有机会成长为目前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

股东如何既能控制公司,其实股权稀释中公司控制权保持的实质就是“将具有投票决策能力的股权保留在创始人手中,然后拿没有投票权或具有微弱投票权的股票去融资,投资人几乎没有决策权,但是有平等的收益权”。许多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大型公司的创始人的初始股权甚少,但是创始人需要控制公司,因此须在股权稀释过程中引入保持控制权的条款。马云就是通过“合伙人制度”,利用少量股权控制阿里巴巴的例子。

9 月 10 日在紧张的路演现场,马云度过了自己的 50
岁生日,作为承销商之一的摩根斯坦利送给了马云一份生日礼物。

这一次,是马云,他正在做出一个巨大的变革,他希望为麾下已进入世界五百强阿里巴巴带入一个良好的治理机制,从而实现其“102年的企业”。

二、上市前阿里的股权结构

阿里巴巴创立在杭州的一个150平方的民房中,而创业资金是18个人凑起来的,共计50万元人民币。该公司在成长的14年里面反复增发新股,创始人股权被反复稀释。阿里巴巴2014年于5月6日(美国时间)向美国证监会递交IPO(首次公开招股)申请,阿里提交的招股文件显示,创始人马云持有的股份只有8.9%,日本软银持有34.4%,美国雅虎持有22.6%,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蔡崇信持有3.6%,员工及前期投资者持有约31.5%。

图1:阿里巴巴IPO股权结构

图片 4

阿里巴巴创设之初并未按双层股权架构搭建公司控制权体系。另外,根据我国《公司法》第126条规定股份公司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第103条规定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马云也无法使用双层股权结构来保留控制权,而是依靠类似于投行、咨询公司的“高级合伙人”体系;这种合伙不是无限连带责任的合伙,而是执行事务合伙。

路演视频中那位从淘宝走出的四川籍画家何先生作了一幅松鹤延年中国画作为生日礼物空运至美国。摩根斯坦利负责此次
IPO 路演现场 PPT
和视频的楚含告诉36氪,画中的双鹤寄寓马云人生和事业长久兴盛,如愿达成阿里巴巴“102
年”的夙愿。

并不例外,动静不小。这关系到一个巨无霸企业的创始人“离场”的大事,不发出响亮的声音,那他就不是马云了。

三、上市时阿里的VIE组织架构

2014年9月,阿里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按照公司章程在开曼群岛注册的阿里巴巴集团可变利益实体(VIE)通过股权或协议(直接或间接)控制阿里巴巴集团旗下202个附属子公司和业务实体。

下图l为阿里的VIE组织架构,这里看到,阿里巴巴在纽交所发行的并非Facebook、Google等国际IT巨头以及京东、百度等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通常选择的双层股权结构模式,而是普通股,实行一股一票。因为根据美国双层股权上市规则,已经登记在册的股东具有相同的权利,任何限制、减少已登记股东的权利的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即便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发行无投票权的股份,马云始终无法通过双重股权结构控制阿里巴巴。(本文考虑篇幅问题未对双层股权结构进行详细解读,之后将根据朋友们的需要进行解读)

图2:阿里巴巴VIE组织架构

图片 5

VIE是指境外上市实体与境内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运营实体,使该运营实体成为上市实体的可变利益实体。这种安排可以通过控制协议将境内运营实体的利益转移至境外上市实体,使境外上市实体的股东(即境外投资人)实际享有境内运营实体经营所产生的利益。一方面将利润、资产的合并报表呈报给境外投资者,另一方面以境内运营实体的身份面对法律和监管。

从上市时持股比例看,在2014年阿里巴巴的IPO文件中透露,无论马云本人,还是阿里合伙人团队整体,持股比例不仅远低于第一大股东软银,甚至低于第二大股东雅虎;因此,马云及其团队无法通过股权实际控制阿里巴巴集团。

马云——这位纽交所历史上融资规模最大企业的武林盟主,气场已然全开。他在本次
IPO 中将会套现超过 8
亿美元,然而他对公司的控制力不会丝毫降低,大股东软银将投票权委托给他和蔡崇信。合伙人制度也确保他和管理层在董事会中占据绝对统治地位。

选择的日子很巧,9月10日。这个日子至少有三重含义:一是马云的生日;二是阿里巴巴1999年创业的日子;三是教师节。

三、阿里的合伙人制度

马云仅持有上市阿里巴巴的8.9%,从股权控制角度来看,根本无法控制公司;就是基于此,阿里巴巴的创新“合伙人制度”予以得到发展。

阿里合伙人制度并非为了在美国上市而临时推出的制度安排,这一制度最早创立于2010年7月。因其创建于湖畔花园,故阿里合伙人制度又被称为“湖畔花园合伙人制度”。制度设立的初衷是延续马云等联合创始人最初创立公司的理想,实现公司既定的使命和愿景,希望通过合伙人制度的推出打破传统管理体系的等级制度,改变以往合伙人之间简单雇佣关系的治理模式。使不同合伙人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和愿景反过来培育阿里独特的企业文化,以提升阿里的管理效率。

按照阿里合伙人制度的相关规定,合伙人每年可以推选一次。推选时,需要由现任合伙人向合伙人委员会推荐和提名,并须获得至少3/4合伙人的同意,才能成为新的合伙人。阿里在2014年美国上市时合伙人的成员仅为27人,经过几轮推选,截止至2017年2月,阿里巴巴合伙人成员已达36人。被推荐的候选合伙人需要满足以下基本要求:品德高尚,正直诚实;认同阿里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在阿里或附属公司至少连续工作5年;对阿里有突出贡献;持有一定比例的阿里股票。不容忽视的是,在成为合伙人后,合伙人被要求任期前3年持股总数不能低于任职日所持股票的60%,3年后则不得低于40%。

在公司治理制度层面,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同样设立了董事会、董事会委员会和高级管理层,但是这里若按照“一股一票”的传统思维会错误的把软银理解为阿里控股股东,从而与事实相悖。实际上,马云和他的永久合伙人蔡崇信与软银和雅虎在阿里上市前达成了一致行动协议。按照上述一致行动协议,软银将超出30%的股票投票权将转交马云、蔡崇信代理,而在30%权限内的投票权将支持阿里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候选人。作为交换,只要软银持有l5%以上的普通股,即可提名一位董事候选人出任董事会观察员履行投票记录等事宜,该候选人将得到马云、蔡崇信的投票支持。雅虎则统一将至多1.215亿普通股(雅虎当时所持的l/3,约占阿里总股本的4.85%)的投票权交由马云、蔡崇信代理。上述协议在马云持股比例低于1%时自动终止上述一系列一致行动协议最终以公司章程等法律文件形式公布于众,并在软银等主要股东的支持下获得了股东大会的批准。

另外,按照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后发布的公司章程,阿里合伙人对阿里巴巴董事会拥有特别提名权,可任命半数以上的董事会成员。被提名的董事候选人在股东大会上接受股东的投票选举。如果阿里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候选人未通过股东大会的批准,或因任何原因在选举后退出董事会,阿里合伙人则有权推荐新的人选出任临时董事填补空缺,直至下一次股东大会召开。而由阿里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候选人或临时指派者原则上需为阿里合伙人成员,且需要获得半数以上合伙人同意;包括独立董事在内的阿里其他董事则由阿里董事会提名与公司治理委员会提名,并经年度股东大会以简单多数原则表决同意产生。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章程规定,阿里合伙人的提名权等相关条款只有获得95%以上的股东选票(本人或代理)方可修改。正是基于此,马云合伙人团队基于投票权委托、控制董事会选举等方式牢牢把控着阿里巴巴集团。

综上,通过上述制度安排,阿里巴巴确立了以马云为首的合伙人团队对阿里董事会组织发挥重大影响,从而实际控制阿里巴巴整个集团。


欢迎关注“股权律师吴鹏翼”公众号,及时分享我们团队在股权架构设计、股权激励、股权投融资、股权纠纷等领域的实务操作经验。

图片 6

然而在这个 Happy Ending
之前,有很多广为人知或者不为人知的波折,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堪称是一出出的折子戏。这个故事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叫马云的人白手起家创立了一家公司,在高速增长中不断融资,一度要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然而他施展乾坤大挪移,最终两全其美,既获得了巨额金钱回报,又保持了对阿里巴巴的绝对控制权。

马云说,“我做老师,肯定比我做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做得更好!”

第一次不太亲密的接触

图片 7

阿里巴巴集团 B2B 业务于 2007 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2012
年退市,这背后的故事可以算作是阿里巴巴的“上市前传”。

实际上,教师节来临前,马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透出“去意”:更多时间和财富用于慈善事业,不久后会回去教书。

从 1999 年创立之后,软银和雅虎的先后注资阿里巴巴。前者于 2000 年就投资
2000 万美元,2004 年向淘宝网注资 6000 万美元。2007 年雅虎以 10
亿美元和雅虎中国换取阿里巴巴集团近 40% 的股份。同年,阿里旗下的 B2B
业务注入阿里网络,并在港交所上市。

随后,《南华早报》报道:马云将在9月10日宣布“传承计划”。这份颇有历史的报纸,早在一年前就被阿里收归麾下。

外来的资金让阿里巴巴和马云挺过了金融危机,保持高速增长。2010
年,阿里巴巴发展壮大,成为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绝对统治者。一时间,阿里巴巴这个名字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名声大噪。但是这也带来了大权旁落的风险,特别是杨致远辞职雅虎
CEO 之后,雅虎在阿里董事会中拥有的 39% 投票权也开始成为马云的心病。

9月10日,正式消息出来:马云将于2019年9月10日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接班人”为阿里巴巴合伙人张勇。

p3

提前一年的宣布,良好的传播效应之后,更是马云对自己所创企业的一种“深谋远虑”,亦是中国互联网界对企业传承的一次巨大试验,它不仅事关阿里未来的命运,更事关无数互联网甚至所有公司的长效治理机制。

上图是阿里巴巴创始人控制权和资本市场价值走势图,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2007
年港股上市前后,是马云最凶险的时刻。当时雅虎和软银两大股东的股权之和已经达到
68.3%。在此之后,马云先后下了两步棋,第一步是先斩后奏剥离支付宝所有权;第二步是私募资金转过来要求收购雅虎。

马云依然要做第一人,阿里巴巴可能成为企业长效治理机制革命的第一家企业。

2010
年开始,马云多次要求回购雅虎股份,屡遭拒绝。第二大股东软银袖手旁观。到了年底,马云在未经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将原来属于集团旗下的支付宝公司转给马云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同时支付宝申请获得了中国境内的第三方支付牌照(阿里集团在开曼群岛注册)。支付宝转移事件后,被动的雅虎和软银开始坐下来和阿里谈判。

这才是“马云卸任”背后的应有之义。

最终,马云给了两位股东合理的补偿。但这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马云向雅虎展示了他对阿里集团旗下公司的控制力。在此后的两年里,老牌互联网巨头雅虎在美国的业务也开始江河日下。这时阿里巴巴开始打出回购牌。雅虎同意阿里巴巴回购股权的条件是,要求阿里集团打包上市。一番周旋之后,阿里承诺股东
2015 年 12 月之前集团上市,而雅虎卖掉一半股份给阿里巴巴集团。

五月花号汽笛中的世界五百年

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说到底是国家的历史,真正使人类知道“世界”的概念,不过区区五百年。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港湾,一艘帆船静静地停泊在港湾,它的名字已经人尽皆知:五月花号。距它不远处,一块大石上刻着“1620”大字,船是后人复制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纪念清教徒首次登上北美大陆而立下的标志。

1620年11月21日,经过66天的航行,反对英国国教的102名清教徒终于来到了北美“新大陆”。

在即将登陆之前,船上41个成年男子在甲板上签订了一份契约,这就是后来被历史学家确认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份政治性契约的文件,《五月花号公约》。

这份公约规定,到达大陆后,自愿结为一个民众自治团体,并制定和实施有益于团体利益的公正法律、法规、条例和宪章,全体成员保证遵守和服从。

图片 8

《五月花号公约》全文如下: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

我们,下面的签名人,作为伟大的詹姆斯一世的忠顺臣民,为了给上帝增光,发扬基督教的信仰和我们祖国和君主的荣誉,特着手在弗吉尼亚北部这片新开拓的海岸建立第一个殖民地。我们在上帝的面前,彼此以庄严的面貌出现,现约定将我们全体组成政治社会,以使我们能更好地生存下来并在我们之间创造良好的秩序。为了殖民地的公众利益,我们将根据这项契约颁布我们应当忠实遵守的公正平等的法律、法令和命令,并视需要而任命我们应当服从的行政官员。

不要小看这份公约,正是它的基本原则,拉开了美国“盛世”的大幕,为其后的独立战争、南北战争打下了良好的理论基础,也直接被演化成其后的《独立宣言》和《联邦条例》(联邦宪法前身),最终成就了民主立宪的美国政体。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与华盛顿纪念碑遥遥相望,人们认为,华盛顿创立了美国,林肯则拯救了美国。

实际上,无需再重述美国的崛起史,不管是华盛顿、林肯,还是其后的杰斐逊,实际上都是五月花号签约白人中几个人的后代,五月花号,确实缔造了美国。

至少到目前,这个立国200多年的国家,依然生机勃勃……

实际上,五月花号上的尝试之前,还有另外一路探索:这包括第一次统治“世界”的荷兰,统治的时间长达200年;第二次统治世界的“日不落帝国”—英国,它统治世界的时间则长达350年,直至在这最近的五百年中被美国所替代。

荷兰,位居北欧的一个小国,如同其它北欧国家一样,寒冷的极地上生长一批民风剽悍的“强盗”,但却也孕育了最早的新教徒,这个地方,至今树立者马丁.路德、加尔文等五大圣人的雕像,以用来纪念这些探索人类命运的先驱。

国家的诞生路径实际上很残酷,基本上是以战争的方式进行,新任统治者往往会对传统统治者采取灭绝师太的方式进行肉体消灭,但“圣人们”开始思考去掉“暴力竞争”的问题。

他们基本都走向了理性逻辑:国家创建的方式应该是契约,即人民与统治者达成契约,契约来保护人民的人身与财产安全,同时达成权利的平等。

但这样的思想破坏了既得利益者,传统的统治者们的利益,所以它是以一种非法的方式在传播与进行,五月花号上的清教徒,实际上就是这种思想的追随者或继承者。

法国卢梭的《契约论》名闻天下,但它的出版却是在传统教义薄弱的荷兰出版,因为荷兰,是清教徒的聚集地。

正是因为清教徒的契约,订立了良好的商业规则,使得荷兰变得逐渐强大,并局部地控制越来越大的领土,实现了殖民统治。

而真正实现一个优秀的政治治理模式则要更后一些。1688年,也就是英国一批清教徒搭乘五月花号远赴北美的68年之后,荷兰人登陆了英国,并展开了一次被称之为“光荣革命”的战事,也有一些人将之称为清教革命。

一场侵略能被定义为革命,当然不简单,因为它推动了一种民主宪政的国家治理模式,从而实现了人民对抗非正义的统治。

这种对政治的“驯服”成就了其后的英国,也成就了这个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改良主义”改革国家治理的模式,即君主立宪制,比如差不多再晚200年后的日本。

其后350年间,英吉利变成了“日不落帝国”,殖民地贯穿整个地球,也是早期北美的绝对统治者。

可叹的是,当这些解放人性的国家治理模式不断被人们所尝试时,中国再一次进入了落后游牧民族征服先进农耕文明的历史轮回,大清来了。

当因为国家治理模式变革而引发的生产力高度发展时,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机革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爱迪生电力革命)先后发生时,中国正逐步进入康乾盛世,而迫使各国使臣向帝王“叩首”依然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

以一种契约形成宪章,从而实现一个国家的治理模式,这种模式,既保障了人民的各种权利,同时也把权利装进了笼子里,同时保障统治者不会因为“暴力竞争”而下场凄惨,这正是制度之功。

500年的世界史告诉我们,好的文化,好的制度,好的“圣人”的三结合,成就了一个相对较好的国家治理模式。

这一笔交易完成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里,软银和雅虎的投票权之和将降至 50%
以下。同时,雅虎将放弃委任董事会成员,也放弃对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和经营决策相关的否决权。马云和管理层重夺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