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马云宣布退休给企业创始人们提了个醒

马云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选择退休,这选择的确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要说我国的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了,包括港台地区在内的我国第一代企业家,似乎也少有提前退休的人。就像乔布斯一样,或许死亡才是他们退休的时刻。这一方面跟他们健康长寿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情愿把亲手打造的商业帝国交出去。我想除了权力本身的吸引力之外,他们还担心接班人的能力。像李嘉诚,九十多岁了才终于决定退休。

马云宣布退休给企业创始人们提了个醒。但马云与俞敏洪的本质不同是:一个身边的合伙人越来越多,一个身边的合伙人越来越少。事实上,这不是马云和俞敏洪的不同,而是马云与一个社会、一个时代的不同。

因此,除非创始人此时仍然拥有企业控股权,否则就容易遭到董事会弹劾,被迫交出CEO管理权。

当我们理解了马云放弃了什么之后,就没法不佩服他的决心和智慧。我们不妨对比一下,乔布斯两次离开了苹果,然而都是被动的。第一次是因为他的股权被稀释了然后被踢出董事会,第二次则是因为他已经病入膏肓,不得不放弃。所以如果主动选择的话,乔布斯绝不想失去权力。而这样一位强硬的创始人,既把公司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同时也让公司对乔布斯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性,一旦失去他,就变得举步维艰。

此时的马云正在第一次读高三。此后两年,这个青年一点都不快乐,因为他要连续三次参加高考。除了马云,中国商界大佬中只有俞敏洪达到过这样的高度。

乔布斯被解雇的契机是1985年推出Macintosh
Office办公套装,市场销量远未达到预期,从商业角度这意味着绝对失败。作为董事会,负责对象是股东大会而非创始人,董事会的主要职责就是捍卫股东利益——确保企业经营获得持续性的收益,在遇到经营亏损或其他危机时,对于相关责任进行界定,选择要为此负责的人。

而且对于企业来说,长远的发展不仅仅依赖于创始人的天赋和激情,同时也需要专业而稳固的技术建设,所谓创业容易守业难,而这正是职业经理人的价值。美国著名未来学家韦布就谈到:进步既依赖于独创思维也需要缜密评估。全凭幻想无法让新想法商业化,要使其变得切实可行,先要梳理程序并规划预算。但是,一味强调逻辑和线性思维只会让“登月计划”胎死腹中。所以,交替使用广博的创造性思维和更加实际的分析性评估十分重要,这能平衡两种力量,既能支持创新又能制约与平衡系统保障未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马云和乔布斯代表了创造性思维,而张勇和库克或许就代表了理性思维。

某种程度上,合伙人制度是对“打工皇帝”的彻底否定。即使做到CEO,“打工皇帝”也是职业经理人,合伙人制度则为职业经理人提供了另一种上升通道。用一年做三件小事还是用三年做一件大事,是不一样的。当然,前提是舞台足够大。

卡兰尼克与当年乔布斯一样,不仅是企业的创始人,更是企业从战略谋划、产品输出到日常管理的全权负责人。不过,享有企业日常运营控制权,也就必须为财报好坏背负责任。

9月10日,马云通过阿里巴巴官方微博发布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谈及自己未来的发展,马云表示,除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为合伙人组织机制做努力和贡献外,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这是阿里巴巴准备了十年的计划。

与其说是马云选择了张勇,不如说是制度选择了张勇。在合伙人体系内,你首先要证明自己,其次要持续证明自己,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不偏离正确的方向、不犯颠覆性错误。张勇接班马云、井贤栋接班彭蕾,是合伙人制度开花结果的明证。

作为企业创始人,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往往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重新自我定位,比如转向幕后、负责长远战略制定,具体运营事务交由职业经理人或内部选拔接班人来完成。另一种则是继续身兼企业战略与战术的操盘手。

本报评论员 牛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标题:马云最骄傲的,是阿里已不需要他

号称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却中途“下车”,虽然不知这是暂时性调整,还是永久性停歇,但卡兰尼克显然遭遇到了与乔布斯同样的厄运——被自己高薪挖来的职业经理人替代。

回头再来看马云,其实你很难讲他真的退休了,他并没有完全失去对企业的掌控力。所以他的选择更像是隐身幕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甚至都没有比尔·盖茨退的那样彻底,完全卖掉自己微软的股票,和微软做切割。至于说接班人的能力问题,用马云自己的话说,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10年了,并不是仓促决定的。但不管怎么讲,马云都是中国企业家的先行者,探讨并践行了企业传承的一种可能性。

图片 1

卡兰尼克、乔布斯显然属于后者——创始人兼CEO。现代企业CEO的基本价值导向是“为结果负责”,CEO为企业定期制定发展战略,核心是具化指标,比如营收、利润、负债及市场占有率、增长率等,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后,分解到各个执行层。一旦出现持续性亏损,责任链条就会逐步上传,最终传导到CEO。

这其实就给所有的企业都提出一个难题,如何在失去创始人之后还能够继续稳步发展。实际上欧美那些老牌企业已经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职业经理人制度。一家企业终究会从由创业者掌控、由其家族控股的企业,转变为股权分散、由职业经理人经营的企业。原因很简单,你不能保证创业者家族的每一代继承人都具有足够的能力,所以那些坚持家族掌控的企业往往都死掉了。

1981年,台湾歌手陈彼得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也是情歌》,没想到最火的不是主打歌,而是一首叫《阿里巴巴》的非主打歌,一句“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唱遍大江南北。

□楚天

马云真的宣布提前退休了,这消息一下子引爆了网络。一方面因为这是马云,另一方面是这个决定让人既羡慕又佩服。羡慕就不用说了,而佩服的地方是,马云放弃的可不是我们手头上这些苦哈哈的工作,而是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的阿里巴巴的领导权。

战略规划能力一直被认为是阿里的核心优势。马云说,阿里是一家愿景、使命驱动的公司,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这意味着举什么旗、走什么路,至关重要。而一旦把旗帜问题、道路问题搞清楚了,考验的就是执行力,这恰恰又是最显著的阿里企业文化。合伙人制度,上接战略,下衔文化,融二为一,就是绷紧履带的压路机。

也许,某天卡兰尼克当真重返Uber,相信那时的他也不再是过去的自己,我们更希望,他会用全新的思维再造Uber,如同当年的乔布斯。